您现在的位置:股指期货配资 > 财经 > 以TV名义冯鑫押下最大赌注 暴风集团核心财务数据越发菜色

以TV名义冯鑫押下最大赌注 暴风集团核心财务数据越发菜色

2018-05-27 03:18

以TV名义冯鑫押下最大赌注 狂风集团核心财政数据越发菜色

2018-05-25 11:54来源:投资时报互联网/战略/公司

原标题:以TV名义冯鑫押下最大赌注 狂风集团核心财政数据越发菜色

从早先的互联网内容端口“狂风影音+AI”到“四块屏(PC、手机、VR、TV)战略”,再到“All for TV”,三年时间几次战略转向使得成本市场愈发狐疑。而在该公司一季报中,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又下降79.27%至-0.3亿元

《投资时报》记者 苏慧

最近一年时间,贴在冯鑫身上的标签愈来愈多。

作为狂风集团(300431.SZ)首创人、董事长兼CEO,他原本就对公司未来成长的重大战略及决策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;在原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离职后,被聘为代董秘的冯鑫还需履行信披及对外沟通职能;而最近,难舍情怀的冯鑫又做起了产物经理—这被界说为其从业25年后“本身做的产物”,并为它代言。

多重职务集于一身,固然有利于冯氏将自身理念以最快速度通报,但从另一个侧面,或许也是一种无奈。

毫无疑问,登岸成本市场,出格是经过“股价过山车”及“乐视风波”两次狂风雨般洗礼,冯鑫及其治下的集团正不绝高调向外界释放利好信息。如今,“All for TV”,成为其最新战略出口。

“如果TV业务在2018年底到达盈利预期并符合相关要求,上市公司考虑寻求进一步增持股份,谋求整体注入上市公司。狂风TV其他股东持有的少数股权注入上市公司,将会为股东缔造更大价值,实现狂风业务的彻底转型。”冯鑫如是说。

结局会如想象般美好吗?

目前来看暂无法下此判断。

《投资时报》记者注意到,从上市公司业绩方面考量,除营业收入有所攀升外,狂风集团其他盈利关键指标均处滑坡状态,呈现如此情况的原因皆与全力投入互联网电视业务有关。

有阐明人士暗示,狂风集团All for TV的成果等于“收获了规模、丢失了利润”。而孱弱的现金流情况目前来看无法担保公司在TV方面连续投入,同时其融资之路也并不顺遂。而最大的麻烦是,来自传统电视品牌的打击令互联网电视品牌市场份额愈来愈小。

事实上,这可谓是一次巨大的打赌。从早先的互联网内容端口“狂风影音+AI”到“四块屏(PC、手机、VR、TV)战略”,再到“All for TV”,三年时间数次战略转向,使得成本市场对狂风的未来布满狐疑。但有人还是押下了所有筹码。

冯鑫自然坚信“未来的胜利”。他预计依靠AI,狂风影音2018年方针增加1亿元信息流收入将可能告竣;狂风TV将于2019年实现盈利;而狂风魔镜2018年即可实现盈利。

只是不知,该盈利将以何种方法实现。

5月23日,冯鑫倾情代言的狂风电视新品公布会上,他亲选了两段影戏以飨观者,一为《天堂影戏院》,一为《肖申克的救赎》,影片结尾安迪与瑞德终得重逢,这一刻,音乐响起,海阔天空。这一刻,相信冯鑫也感觉到了他的幸福。

收获规模 丢失利润

自上市以来,狂风集团的营业总收入呈逐年上升趋势。

Wind数据显示,2015至2017年其总营收从6.52亿元增至19.15亿元,走势可圈可点。不外,在2016年实现152.62%同比增幅后,2017年狂风集团这一增长幅度仅为16.25%,尚且不敷2016年的零头。

而从营业利润来看,其增久远不如前者那么好看。同样是2015至2017年,狂风集团营业利润从1.61亿元降至-2.56亿元。其中,2016年其营业利润同比增长为-343.24%。

可以看到,2016年狂风集团在贡献了最大营收增幅的同时,也贡献了最大的利润降幅。当年,其营业总本钱为20.15亿元,营收难以覆盖本钱,继而造成营业利润同期吃亏。2017年,这一吃亏趋势有所收窄,其当年营业利润也得以实现33.19%同比增幅。

更加不乐观的数据从狂风集团2018年一季报中通报出来。当季,该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3.87亿元,同比下降13.7%;实现营业利润-1.14亿元,同比下滑9.57%;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-0.30亿元,同比减少79.27%。

在关键比率上,2018年一季度该公司ROE进一步下滑至-2.8%,销售毛利率仅为6.02%,销售净利率下挫至-22.06%,资产负债率依然维持65.18%高位。

关键盈利指标连续下挫,对付上市公司造成的压力不问可知。呈现如此状况的根源,正来自公司对TV业务的连续投入。

对付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速小于营业收入增速,狂风集团向《投资时报》记者强调,“主要原因是公司结构狂风电视业务仍处于业务拓展期,为积累用户,积极开发新产物,加大市场推广力度。通过多维度的销售计谋,进一步抢占互联网电视业务,导致本钱用度增加,从而影响了公司整体利润程度。”

至于2018年一季度主要财政数据呈现部门下滑,主因是传统广告业务收入下降。为此,该公司寄但愿于“依托海量用户连续推进狂风各项互联网视频业务的信息流升级,不绝提升用户体验增加用户黏性,增加公司广告业务收入”。

尽管2018年初才对外宣布All for TV战略,但自2016年开始,狂风TV的营收规模已经代替广告收入,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营收来源。

狂风集团年报显示,公司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广告业务、狂风电视硬件收入、网络付费处事三个核心板块。2016年,来自商品销售(狂风TV业务)的收入为9.17亿元,占营业收入比例为55.68%。时至2017年,这部门收入已达12.83亿元,占营业收入比重攀升至67.02%,毛利率为-7.15%,同比上一年度增长8.14%。

不外,增收不增利的状况让众多投资者颇有微词,甚至认为,其高调明确TV业务并强调今年可能盈利,主要“取决于财政手段”。

针对投资者种种诘问,狂风集团回应称,“目前狂风TV业务为公司成长重心,战略逐渐进行升级和聚焦,核心市场和用户群聚焦家庭互联网市场,聚焦互联网电视业务。同时TV业务规模增长迅速,取得了较好成效,2018年一季度,公司并表范畴内的狂风电视产物吃亏同比减少45%,TV单台平均销售单价同比提升8%,累计联网终端数增加23%,日活比约60%。”

垂青哪个数据,看来上市公司与投资者并不一致。

内忧外患

显然,电视业务如今已经撑起狂风集团营收规模的半边天,且吃亏有收窄趋势。但从更大范畴的竞争来看,其规模优势并不显著,甚至呈随处掣肘之势。注意,这还是在乐视TV处于最困难时期,且小米TV始终未能发力情况下呈现的情境。

“2017年互联网电视市场份额目前只有10%,外资品牌占有15%,国产彩电品牌仍然是主力,占有75%市场份额。”去年年末,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在“2017中国平板电视行业大会”上做出上述阐明。

他进一步指出,互联网电视品牌呈现如此情况离不开五方面的变革:其一,缺乏有效供应链,自身没有话语权;其二,主要依靠成本融资,产物制造能力几乎为零;其三,上游面板长周期高幅度涨价,自身体量不敷以承压;其四,信任危机引发用户谨慎购买,造成恶性循环;其五,产物内容同质化严重,缺乏创新,盈利模式脆弱。据他判断,2018年互联网电视市场份额将进一步萎缩。

外部空间有限仅是一方面。从狂风集团自身来看,2018年其并没有显示出足够有效的可以连续加码投入的资源、能力和手段,在现金流连续萎缩的状况下,这一状态并不乐观。

2015年,狂风集团经营活动及筹资活动的现金净流量别离为0.89亿元及4.93亿元,均为净流入状态,在投资活动-3.06亿元冲抵下,当年其现金净增加额为2.75亿元,期末现金余额为4.1亿元。

时至2017年,该公司经营活动实现的现金净流量为-4.93亿元,投资活动现金净流量为-0.75亿元,在能够获得接近5亿元的筹资净现金流后,其现金增加净额为-0.69亿元,期末现金余额缩减至1.73亿元。

针对目前的资金压力,狂风集团向《投资时报》记者暗示,“公司将多途径、多维度增加公司盈利能力及募集资金能力,包罗通过目前经营规划提高公司的运营能力,增加经营性现金流回笼,从头申报非公开刊行股票;连续增加并表子公司募集资金能力,通过战略投资等方法解决资金需求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近期狂风集团公布了《申请撤回非公开刊行股票申请文件并从头申报的公告》,该文件显示“因再融资政策规则、成本市场环境等因素以及公司成长战略产生了诸多变革,拟向中国证监会申请撤回本次非公开刊行股票申请文件,调解非公开刊行方案,待完成方案调解并履行完毕相关决策措施后择机从头申报”。

事实上,2016年9月27日狂风集团就向中国证监会报送了非公开刊行A股股票申请文件,至今已近两年时间。在这一过程中狂风集团已经经历过中止审查的情形,如今再度中断增发事项可谓雪上加霜。

至于后续具体启动时间及方案如何调解,狂风集团向《投资时报》记者暗示暗示,“尚需公司履行完毕相关决策措施并对外披露,届时以公司披露的公告信息为准。”返回搜狐,检察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公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处事。

阅读 ()

推荐